和我们一起放飞理想吧!
  • 本栏最新文章
摄影专辑AD
  • 本栏推荐文章
当前位置: 主页 > 佛山桑拿 >

中联重科否认一周内获批 借款主体有变

时间:2014-07-19    作者:admin    来源:互联网
  这是中国企业在欧洲第二、意大利第一大的收购行动。而对于一向处于被外资收购的中国行业来说,这次收购事件本身意义非凡。
  在完成对意大利最大的工程机械制造商Compagnia Italiana Forme Acciaio S.p.A.(下称CIFA)的收购后,长沙中联重工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中联重科)将实现国际化的跨越式发展,超越同城的三一重工,成为国内最大、世界第二并有望冲击第一的混凝土机械制造商。
  关于这单买卖的讨论已经甚嚣尘上,交易价格是否合理?境外的巨额借款是否会造成公司资金链紧张?这些担心听起来不无道理,而中联重科又将交出一份怎样的答卷呢?
  交易价格过高?
  “一周之内获得政府审批的说法并不准确,但是中联重科所有的工作都在积极地推进当中,政府的最后审批只是时间的问题。”《华夏时报》记者最近从中联重科高层获悉。
  在停牌近3个月后,2008年6月25日,中联重科披露,将联合曼达林、弘毅以及高盛等共同出资2.71亿欧元,收购CIFA100%股权。其中,中联重科占其60%的权益,将出资1.6亿欧元(约合17.27亿元人民币)。此外,在交易完成3年后,中联重科可从共同投资方手中收购其余40%的权益。
  “这对于整个行业来说,是一件大事,也是一件好事。”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理事长韩学松评价道,“它标志着一直以本国及二三线市场为主攻方向的中国工程机械,第一次以自有世界品牌迈进顶级市场门槛,中国工程机械首次正式踏入世界级品牌殿堂。”
  似乎是一重大利好,然而复牌后的中联重科的股价不涨反跌,显示了投资者对这项交易并不感冒。这其中,2.71亿欧元交易额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。
  华欧国际证券有限公司出具的《重大资产购买暨关联交易之独立财务顾问报告》认为,以企业价值倍衡量中联重科对CIFA的收购,出价约9.6倍,欧美主要机械公司交易价基本都在8倍以下,且同一资产2006年有投资人出价仅6.7倍。
  而据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机械行业分析师分析,CIFA产品中的搅拌运输车、车等很多是由用户提供卡车底盘,CIFA安装上车,也就是说CIFA销售收入中很大一部分是扣除了底盘价格的。如果按一般销售的方法折算的话,中联重科并购CIFA后,中联重科混凝土机械的销售收入将与行业龙头PM不相上下。
  也有分析师认为2007年CIFA净利润仅为870万欧元,约合不足1亿元,归属于中联重科部分不会超过6000万元,比贷款所支付的利息还要少。换句话说,若以2007年数据衡量,中联重科从CIFA获得的收益还不足弥补对其投资应承担的财务费用。
  “价格高?那要看跟谁比。斗山英维高去年收购英格索兰的山猫花了49亿美元。斗山股价周一大幅上涨了15%。”韩学松谈到,这笔交易是迄今为止韩国公司规模最大的海外收购案,而斗山英维高也由此跻身世界顶级建筑设备制造商之列。那是韩国企业界一个重要的分水岭,在此之前韩国公司也是处于被外国企业收购的境地。
  “收购的最大意义在于国际市场的开拓,中联重科看重的其实更多的是CIFA的海外渠道。”国泰君安机械行业分析师张锦灿如是分析,“通过CIFA成熟的渠道,中联重科的很多产品可以迅速打入欧洲市场。”
  2007年,中联重科海外销售收入占总销售收入的比例已达到12%,海外销售无疑是公司未来业务增长的重要驱动力。“CIFA的产品在东欧、俄罗斯等地区的市场占有率较高,建立了较为完善的销售和服务网路。通过本次交易,我们不仅能在较短的时间内进入东欧、俄罗斯、印度等具有发展潜力的新兴市场,还能够节约开拓欧洲市场的巨额费用,积累资金拓展其他市场,而且通过品牌互动,迅速提高中联重科品牌在国际市场的地位。”中联重科公司高层解释。
  此外,关键技术与核心技术的注入也是促成这次跨国联姻的重要因素之一。
  “从自主创新来说,这次并购的意义更为重要。以前,我们买人家的计划,只能买到‘Know How’,‘Know Why’是买不来的。”韩学松这样阐释中联重科从并购中获得的价值,“‘Know How’是一个产品的诀窍,人家给你生产图纸而已;‘Know Why’是这个产品是怎样研发出来的,涉及到技术理论的研究,是核心技术所在。”这样来看,这笔交易还是很划算。
  外币借款主体有变
  根据中联重科的公告,“此次收购中CIFA全部股权作价3.76亿欧元(40亿人民币),其中本公司和共同投资方共支付2.52亿欧元(26.7亿人民币),差额部分将由CIFA自身长期负债解决”。
  40亿元变成26.7亿元。这意味着中联重科只需支付26.7亿元就会获得价值40亿元的股权,而13.3亿元实际上已经变相地实现了“股转债”,这部分资金今后将由CIFA公司偿还给原股东,买方并不直接承担偿还责任。
  值得关注的是本次并购的共同投资方是弘毅投资、高盛集团、曼达林基金(目前最大的中意合作私募基金)都是有丰富的国际化投资经验的老江湖。
  弘毅投资有联想并购、整合IBM的宝贵经验与中联重科分享;曼达林基金发起人包括国家开发银行、中国进出口银行和意大利第二大银行Intesa,会为中意企业间及政府间的协调发挥重要作用;高盛集团有140年在投资管理方面十分成熟的经验和国际资源,更是完成跨国并购中不可或缺的要素。
  “我个人认为不要评论交易的贵还是便宜,因为我们不是行家。高盛、弘毅都是专门做投资的,那么多年的经验,难道它们会去做赔钱的买卖吗?”韩学松说。
  三个“黄金搭档”入伙分掉40%的股份后,只需出资17.3亿元,就可以确保其成为CIFA的控股大股东了(占比60%)。
  这17.3亿元中联重科用两种方法消化掉,17.3亿元中有13.8亿元申请外资银行贷款、3.5亿元自筹。
  采用外资银行的美元贷款,是由于人民币升值趋势明显,贷款到期归还时,同等金额的人民币能够兑换到更多的美元,这实际上就减少了用于归还美元贷款的人民币支出。
  为此,中联重科提出计划,在香港成立了一家用于收购CIFA股权的特殊目的公司,将向巴克莱银行香港分行借款2亿美元,期限不少于3年。
  而据最新从中联重科传出的消息,渣打银行、星展银行等银团或将取代巴克莱银行香港分行,帮助中联重科完成此次外币借款。
  贷款银行方面出现的变化主要是根据进出口银行的安排。中联重科公司高层近日向记者表示:“可能由渣打等来进行安排2亿美元的融资,但我们并没有与对方签订任何协议,都在谈判中。”
上一篇:江苏宿迁全力打造光电产业基地
下一篇:海口文化店—文化茶趣展